搜索

[诗歌] 节令诗(组诗)

[复制链接]
卢绪祥 发表于 2016-10-31 14: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卢绪祥
2016-10-31 14:20 120 0 看全部
节令诗(组诗)

◎ 立春帖
 
立春,那个一脚踢开冬夜坟墓的情人
开始敞开心扉,以吐纳新苗的细语
关上了寂寂的冬夜之门
呼唤仍在沉睡的生命
 
河流的底部已经开花
那些浮冰已老
疏松的骨骼已经开始凋敝
涌动的青春已经按耐不住奔腾
 
难以束缚的花蕾,已经悄悄凸起
于二月之初,于梅红塞满庭院的午后
单膝跪地,以虔诚的姿势
迎接这个打开春天窗户的爱人
 

◎ 雨水帖
  
雨水,这厮守的使者
一定是穿越季节的守候而落上廊檐的
那丝丝缕缕的牵绊,一定能滴水穿石
与庭院的春花秋月难舍难分
让子嗣沿着家的方向披星戴月
 
雨水润泽了村庄,润泽了山河
守住了雨水,便守住了这季节的赐予
守住这座荒草的城
便守住了绵长的岁月
守住雨水漫溯所汇成的江河


◎ 惊蛰帖
 
悄悄地隐入泥土
只为以后打开
由僵硬渐而舒展的筋骨
 
当一声声闷雷的触手
网住冬夜的手脚
那些漏网之鱼
瞬间便点燃了山林
 
这些青翠的火
所到之处
所向披靡,继而便水漫春山
 
只有那些作茧自缚的风
依着柳梢
自斟自饮这季节的盅
  

◎春分时
 
二八年华,平分天下
让这捉夜的刀,把握准了分的方寸
精确地切割了昼夜的长度
 
打马而过的春天
开始了草长莺飞,雨莲遮幕
开始让雷声裹挟着闪电
亮出了任性的蹶子
 
在这燕语呢喃的早晨
大地上腾挪着辛勤劳作的身影
安于春天,安于娴静
谁又在意这季节的离分
 

◎ 清明帖
 
一年一季的落花雨
让青烟与寒食的离殇
又加重了几分
 
祭奠蹲在三月的青山里
让每一个培土的日子
加厚了坟冢的高度
 
那些高于石碑的松林
在春天里静默着
与隐没于其间的石碑相比
它吐出了新的枝叶
开始向上生长
 
而石碑不同
先是谢落了一层旧日的风霜
渐次所露出了新的骨肉
在已经归来的春天里
明显又矮了几分
 

◎ 谷雨帖
  
春天的蛇身已短,芳菲覆上了流水
土膏脉动,开始催生枝节
谷地的喧嚣开始上演,雨是踩着节点赶来的
开始以豆粒的姿态呈现,唯有脚步声杂沓
让花事渐次零落,开始新的接力

田野上的绿波开始荡漾,桑叶鲜嫩
戴胜鸟梳理着它的发髻,赶集似的
麦苗青葱。连路边的芨芨草都异常亢奋
池塘里,开始冒出了星星点点的浮萍
像一朵向阳花开在水上

开始怀念水牛,开始抚摸弯弯的长角
让犁铧耕出村庄的年轮
让炊烟扶正了母亲的腰身
让鸡鸣叫醒了了父亲的咳嗽声
让离家的脚步近了又远
远了又近


◎ 立夏帖

风开始衣衫褴褛起来
阳光挽起袖子,夜凸显夜的短处
雨水赶场似的,一场紧似一场
有雷鸣锣开道,掌声如潮水

我握着这夏的开端
截下一段暮春的尾巴
感觉额头有细密的汗珠渗出
感觉中年的湖水不断地荡漾着涟漪
与这暗夜的波浪一样荼蘼

这风雨的轮回,镌刻着生命的年轮
当又一次张开夏的帷幔
我又一次匍匐下身子
贴近土地,与季节的荒草同堆


◎ 小满帖
                         
一场酣畅的小雨之后             
山色空濛,河流婉转
一头水牛在饕餮一场盛宴
此时,它只管低头吃草
从来不用抬头看路
 
溪水诉说着惬意
让一条怀春的鱼儿趁机溯流而上
它只想披荆斩棘,不想万古流芳
 
田间开始了一场竞赛
拔节声已经被仔粒的灌浆声所掩蔽           
麦穗业已抽齐,籽粒还未饱满
但在成群结队的簇拥里
越发显得铿锵有力
 

◎ 芒种帖

五月的身子青翠欲滴,一声鸟鸣打破了寂静
鸣蝉是季节的补丁,螳螂在后
开始褪去双飞翼,开始悄悄张开连理枝
当刺芒刺向天空,当阳光之箭灼伤黑夜的眼睛
你以一粒麦籽的姿势匍匐于山谷,是闪电赶你走的
是雨水把你送进仓廪,让你们兄弟姐妹聚首

然后开始催生瓜田李下,开始忙于插秧
开始在季节的腹部攥出一把又一把的雨水
忙着打开故乡的黄昏,然后交出一场喧嚣的舞会
你在与不在,夏夜的霓虹都会如约而至


◎ 立秋帖
  
当夏夜揭去一层层艳丽的唇彩
慢慢侵入的秋风
开始是蹑手蹑脚的,然后才是半遮面
最后用素胚勾勒青花
 
当秋水开始漫溯,秋虫开始鸣啾
夜晚开始流光溢彩
是谁一声长鸣
把草叶间的芜杂涤荡得一丝不挂
 
当秋色把山涧的流水煮了又煮
那高悬的月影
不需要云蒸霞蔚,只需一把镰
就能把晚风割下一池的秋水
 

◎ 白露盅
 
秋露凝白,一汪水老。撵着月轮回
一叶知秋深。那个趟过了多少河流的女人
走在山路弯弯的秋林里,一如秋实缀上枝头
 
站在门板上的锁,一直守着这夜
就像守着一成不变的日子,自然而通透
只有白露的盅,砒霜一样送走了青翠
 
那些说不清的红与黄左右了这季节的秩序
仿佛发了疯一样,非要来个你死我活
瞅着这凝霜了肌肤,一如绸缎般的夜
 
握住了秋实,就握住了蛇的七寸
那些滴落的白露,盅一样诱惑着青草与树叶
在醉卧秋风之后,还是要依附于泥土
 


◎ 寒露帖

走进沂河之滨,一粒粒珠玉在草叶上闪光
寒凉湿透了衣襟,我的脚步徘徊不定
走在已经搁浅的船上,秋色徒添了几分壮美
  
化工厂安静无比,没有了往日的喧嚣
机组全都静了下来,从来没有过的寂静
这种平时所渴望的静,却让心神不得安宁

已无暇留意秋的悲悯,这寥寥的人群
百无聊赖地依附于秋天的最后一片落叶上
真不忍在哪一刻坠落下来

寒露之日,开始收获
也开始播种,或许放弃就是一种播种
或许经历阵痛之后,终会有所收获


◎ 霜降帖
 
菖蒲早已脱下了绿装,剑鞘已短
当目睹初霜走上T台,开始了时尚的秀场
我却没有一点想关注的愿望
 
待关上了秋的大门,那些未及时打理的场景
开始变得晶莹剔透,开始披上细密的珠链
这银色的世界,长满了麦芒一样的刺
 
此时,我像一只迷途的刺猬
正好被这冬天的棉絮打了个措手不及
不由地收紧了自己的腰身
 
当寒霜一次次梳理初冬的羽毛
我真像一个霜打的茄子
不得不刺破自己的寒噤,砥砺现实的锋刃


◎ 立冬帖
 
寒鸦与枝桠悄悄耳语,这萧杀的秋
终于熬到头了,还是被难熬的冬季贴上了天空
于是抱紧身子,让自己暖和一些
 
再展翅高飞是开春的事,先啃一些积蓄
然后再于旷野称王。先让季节以河流的方式蔓延
再让河流垒上季节的围墙
 
那些坚守的苇子,还在迎风招展
给季节以波浪式的问候,候鸟已经不在
连鱼儿都已慵懒到极致
一动不动地数落着冬夜的短长
 
村庄与暖阳的情势看涨,灶火正旺
写在村口的几片树叶寂寥地张望着远方
归雁一行行地走了,老屋的眼泪一行行地流了下来
这触及冬天,触及老家的牵绊


◎ 小雪帖
  
季节在季节的河流里圆滑地溜走
有时你想抓住它的尾巴
但连点皮毛都抓不住
一如倏忽远逝的光阴
只给你留下了一地繁花若锦的影子
让它缤纷地展现

小雪,这细碎的银两让我腰缠万贯
让我跪拜,让我虔诚
让我在河流的尽头战战兢兢
像一声号子传令天下
像一尾钻入深海的鱼,开始隐藏自己
像一首无题的诗,堆砌了层层修辞


◎ 冬至帖

冬至蜷缩起的身子
卷着黑夜长长的胡须
越长越长
一如一根长长的竹篙
高高地支起

在北方,只有寂寞的长夜
被时令的桨拨动节令的界点
一半黑夜越来越长
一半黑夜越来越短

当冬至的钟声敲响
夜开始战战兢兢
只是一个喷嚏,稍不留神
一如响尾蛇的尾巴
越搔越痒


◎ 小寒帖

影子瑟缩在大地之上,倾斜不倾斜
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大寒小寒,冻成一团”
这干冷的背后,有混乱的股市在作孽
在一顶顶的绿帽子之间,让一抹红色画龙点睛

大寒,我已经挥手作别的节令
又何止于面面相觑。已经冰冻了的岁月
对影何成三人,你张弓搭箭
射落了夕阳,无愧于黄昏的守候

这弹丸之地,这不毛的双腿之间
何事才能门庭若市,谁又能如此坚挺
把一把又一把的子弹
瞬间便射了出去,谁能谁知道
你懂的

◎ 大寒帖

今年的冬天特别冷,这不同于以往
自秋风扫落叶之后,就开始冷了
这冷与季节的流向无关
与街道上穿梭的车流有没有关系
我不知道

我看见那些形色匆匆的人
一路上,形色匆匆
脸上,刻板的光线是冷色调的
连商场里的空气也是
虽然中央空调疲惫地喘着粗气
还是没有一点暖意

工厂里的空气也是凝结的
虽然排放是按要求改进了的
但霾还是在空气中沉浮
挥之不去,招之还在
在城市的天空与街道上阴魂不散
这冷,一并附着在街道,店铺,市场,酒店,宾馆
只有街道上的车流未减
只有排气管里的热气未减

只有医院的人流是鼎沸的
那儿一点都不冷
只是他们神态各异




【诗人简介】: 卢绪祥,男,网名九十九道弯。出生于1971年11月,山东莒南人,现居临沂。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临沂诗群成员。有诗作发表于《黄河诗报》、《山东文学》、《绿风》诗刊、《当代小说》、《时代文学》、《长江诗歌》等报刊。

通联:山东省临沂经济开发区柳工路100号鲁光化工集团公司卢绪祥收 276024
电话:13515395400
邮箱:lxx8337967@sina.com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卢绪祥
新手上路给TA私信

查看:120 | 回复:0

手机APP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手机客户端| 小黑屋| 手机版| Archiver| 宣传中心| 安源论坛 |网站地图
联系电话:400-888-888 地址:某某省某某市某某街道 邮箱:888888@qq.com ICP备案号: ( 赣ICP备13001315号-6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