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转贴 游离的灵魂

[复制链接]
听风 发表于 2005-6-22 17: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听风
2005-6-22 17:59 435 4 看全部
鱼只要一个表情就可以面对全世界,而我必须为了生计更换面孔和人周旋。花只要一种姿态就可以绽放自己,而我为了找到自己的位置必须沧海桑田。
  是的,我和世界注定不平等。就像此刻我想以沉默应对一切,可是外界还是给我天翻地覆的打击。我想完全禁锢自己的生活,可是生活却不给我喘息的机会。于是在这个世界上多了很多忙忙碌碌的人,他们像虫子一样愚昧、昏蠢。就像栖居在城市里的灵魂,每一个都千疮百孔。它们绕着这个城市游走,总有一次到达边缘,接近崩溃。
                 
                 
  一、2003年的夏天,没有任何先兆和原因,我莫名其妙的陷入到一种不知所措的生活中去。几乎是一瞬间,我同时拥有了三个男人的爱。他们鲜活的感情让我平静的生活开始有了些波澜,须臾就转变成汹涌的波浪。
  他们一个叫A,一个叫B,一个叫C.喜欢A的恬淡,欣赏B的开怀大笑,怀念C的睿智聪明。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我都割舍不下。既然如此,我就小心翼翼的在他们中间周旋,获得一种虚荣感和充实感。
                 
  和A在一起,一小时要用一天去计算。这样恬淡的人,总是极其细心的宽慰我。我们能在床上躺一天,一动也不动。他会在我耳边讲一个冗长的故事,长得就像一千零一夜。而我就是那个残忍的国王,等他讲完故事就杀了他。  
  这样的日子,回忆起来总是特别安静。很多时候A会不说话,默默的捧起我冻僵的手吹气,然后放进他的衣服里给我取暖。这个时候我看他的眼睛,发现他的目光里有柔和的东西,真让我着迷。
  A住在杭州,是个典型的南方男人。他还会做菜,最拿手的是鸡蛋炒饭。当他在烟雾腾腾的厨房里给我做饭时,我就用他的电脑上网打游戏、聊天。所以才会认识B,有了后面的故事。
                 
  B和我在同一个城市,用他的话说,我们是城市里一对寂寞的灵魂。从网上到网下,我们的发展平稳自然。在网上他是我文字的忠实爱好者,在网下他却是我挥霍生活的强大经济后盾。他是一家网络公司的经理,固执的喜欢我忧伤的文字,大概是因为我的忧伤能唤起他曾经的记忆。
  他提出见面的那天,我正在酒吧喝酒。我在电话里告诉他有一个女人在酒吧里宿醉。当晚,他就一个酒吧一个酒吧的找,直到最后出现在我面前。
  如果你认识B,请你说话。他站在我面前,两眼逼视我。工作上的透支让他的头发有些稀薄,可是他依然精力充沛,自信满满。
  B最喜欢说的一句话是什么?我幽幽的问他。
  我们是城市里的寂寞灵魂。他回答。
  错,是城市里一对寂的寞灵魂,你和我。我说。
  他笑了,随即把我圈到怀里,说,家伙,你打算让我找多久。
  我和他就这样认识了,然后才知道他很有钱。QQ上的幽子说我一定是在他的钞票轰炸下乖乖就范的。只有我知道B最初吸引我,只是因为一句话:我们是城市里一对寂寞的灵魂。
                 
  我们是城市里孤独的灵魂。怀着侥幸的心理,用身体寻找爱情。哪天这爱情被颠覆,我们就被抛在悬崖边上,或崩溃,或后退。
                 
  怀念C,怀念最初认识的他,智慧的眼神中有燃烧的痕迹。三个男人中,我最先认识他,却最后才和他走到一起。
  他是我大学的老师,经常在课堂上给我们讲《北方的河》的作者张承志。他说他和他颇有渊源,他喜欢张承志简单而清贫的生活,虽然有失望,却永远不会绝望。
  他喜欢和我交流写作时的瞬间感受。有一次他问我写作到底是什么?我说像做爱,不断的等待高潮,又不甘于满足高潮,于是一次又一次,乐此不疲。他当即用奇怪的眼神看我,然后问我,你知道这些?我说我不知道,只是想象应该会是这样。
  从那以后我们变得暧昧起来。单独和他在一起,我会莫名其妙的脸红,他也是。也许我们都想到了同样的东西,那东西美好又危险。
  把自己交给他是在毕业前的晚上,C说,你留点痕迹给我,让我知道你曾经存在过。我说好。然后在他的深情注视中,我款款退去衣服,和他交融在一起,他没有拒绝。
                 
                 
  二、我把生活规划得井井有条,尽量不让它影响到我的工作。我对幽子说,我把三个男人放在三个安全的角落,让他们彼此不知道对方的存在。幽子说这很正常,生活在城市里的人容易寂寞,必须要寻找点寄托。只是我这个寄托太奢侈,让人无法承受。
                 
  每个月的月初我要去另一个城市看A.因为只有月初,我们才能有空余的时间顾全彼此的存在,相互问候和取暖。于是我堂而皇之的以出差为由,落住A的身边。当我期期艾艾的挽着他的手臂陪他逛菜场时,他总是一脸的幸福,向别人介绍我是他外地的妻子。
  总有一天,我会到你的城市去找你。每次离别,A总是这样对我说。他细心的帮我打点好一切行李,然后送我上拥挤的列车。当他的身影缩成一团,淡化在远去的风景中时,我才开始哭泣。
  这个季节,天寒地冻,没有人知道春天哪一天会来。只有信念支撑着彼此,让我们不停的游走。
                 
  于是我从A的身边游走到C的身边。那一定是个周末,空气里有烟草的香味,C点着烟在阳台上等我。一见面我们就反复做爱,直到两个人都精疲力竭。这时他才会认真端详我的脸,告诉我胖了或者瘦了。
  C很聪明,从不问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只是全身心的把握住我留在他身边的那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我们一起写东西,他写一句,我写一句,然后拼拼凑凑拿去发表。有时候C周末有讲座,我就虔诚的坐在教室第一排听他讲课,然后在笔记本上密密麻麻的记好几张。
  你已经毕业了,还做什么笔记?每次上完课,我把厚厚的笔记本给C看时,他总是笑呵呵的说。
                 
  周末很快就过去了,当C站在讲台上对他的学生讲张承志时,我已经坐在火车上靠窗的位置昏昏欲睡。到站前依然会有B的电话把我叫醒,到站后依然会有B的车来接我。
  当我钻进宝马的那一刻起,我又重新属于B,归置于他的生活。
  很多人羡慕我的生活,当他们看到耀武扬威的B在我面前乖顺如兔子时。我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幸福,每天心安理得的接受他的施与和恩惠。
  依然记得B说过,我们是城市里一对寂寞的灵魂。
                 
                 
  三、时间开始变得不够用,在2004年的情人节前夕。我问幽子,我应该怎么安排快要到来的情人节。弱水千尺,只取一瓢吧。她说。可是我不愿意,我还想侥幸,如果能名正言顺的拥有三个男人,那该多好。那你连情妇都不如,情妇也比你专一。幽子在下线之前发话过来。
                 
  情人节终于到了,我告诉B我必须坐飞机去另一个城市签和约。
  看来我真该考虑让你辞职回家陪我了。B有些不情愿,但还是把钱塞到我手上。
  于是一个小时后,我就站在了A的面前。
  不是说好电话联系的吗?突然而来的惊喜让A不知所措。
  然后我跟着他去菜场买菜做饭。当他在厨房大显身手时,我依然趴在电脑前打游戏,间或回复B的短消息。
  这样的日子多好,倘若仅仅只是这样的日子该会多好。当我拿好碗筷和A坐到一起吃饭时,我的心也变得平和起来,企求一份相互厮守的天长地久。
  是C的电话打破了我的宁静。他说他在火车站等了好久,也没能等到我。没有你的情人节会是怎么样的,我不敢想。C在电话里低低的说。
                 
  即使C不打电话来,我也还是要离开的。午饭后,我就坐上了回去的火车,送我时A的眼圈很红,当我的火车徐徐开动时,有一滴清丽的泪水从他的脸上滑落。
  我马不停蹄的赶到C的身边。这时天已经接近傍晚。我们在阳台上疯狂的做爱。当天空的第一颗星星出现时,我疲惫的趴在床上看C大口大口的抽烟。然后告诉他我该走了。
  是的,也该放你走了。C永远都是这样恰倒好处,不强求,不挽留。他松松的携着我的手,送我到车站。
                 
  我是在午夜回到城市的。惨白的灯光照着我孤独的身影,我想起了幽子说我的话,我连情妇都不如。我连情妇都不如吗?情妇企求的是一份回报,不管是金钱还是感情。而我呢,我一直在奔走、付出。
  回到家B还没有睡,我抱着他温厚的身体号啕大哭。我为什么把自己这么弄的这么疲惫,这么委屈?我真的只是在追逐爱情,还是不再满足于平凡的温存?
                 
                 
  四、2004年夏天,我又回到了独自生活的时光。我告诉QQ上的幽子,一个人住一套空旷的房子感觉像流浪。幽子说,你终于从悬崖旁退了下来。我也相信自己已经从岌岌可危的悬崖上退了下来,我的灵魂曾有一度到达临界状态,在崩溃边缘徘徊过。好在一切都及时结束了,我完成了自己的涅磐。
                 
  情人节后我休了长假。B陪着我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走,最后的目的地是他的老家。他说他要当着他父母的面跪下来向我求婚。看着B日渐稀少的头发,我很心疼。我很想和B过衣食无忧的生活,只是呆在家里相夫教子,而不必在外面打拼。可是我知道我已经停不下来,前面的路已经铺好,我必须走完它。
  于是在游览完最后一个城市,我问B,到底爱情是婚姻的一部分,还是婚姻是爱情的一部分。B回答我,他固执的想有个家,所以他选前者。可是他不知道,我选择的是后者。我不喜欢被禁锢的爱情,爱情应该是自由的,在那时的我看来。
  我选择了逃避,眼睁睁的看着B坐在火车上越行越远。他没有看见我流泪的脸。只有我是清醒的,我不仅离开了他,还带走了他的很多钱。我要用这些钱坐飞机去看A,然后继续生活。
                 
  我和A同居了一个月。这个月里,我用大把大把的钱取悦眼前的男人,为他的房间添置一件又一件的东西。
  A经常给我做好吃的菜,他在做饭时我照例上网,看见了幽子的留言。她说,她终于明白我的心态了。我在B面前是情妇,在C面前是情人,在A面前是妻子。就是这三种心态把我逼到边缘的。我看了不置可否,问A,我像他的谁。A说,像女朋友。仅仅是像吗?我笑了起来,眼泪也流下来了。
                 
  几天后的一个午后,我外出,把手机落在了家里。B打电话过来时,A正在家。于是两个男人在电话里对质起来,他们越吵越凶,最后A把我的手机也摔破了。
  我回到家时,还能闻到战争的硝烟。看着垂头丧气的A,我的心碎了。
  一切都结束了,我在A心痛的眼神中胡乱的整理行李。A没有拦我,只是低声对我说,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卑贱。A不知道,其实卑贱的不是他,而是我。
  去火车站的路上,A依然习惯的拉着我的手。只是当我登上火车的刹那,我接触到了他不屑的表情。
                 
  我最后告别的是C.我在他的城市停留了半个小时,看见他家阳台上有另一个女人。我突然意识到今天不是周末,我来错了时间。只是我还是很感谢C,他让我看清了城市里的很多面孔,它们为了生活在瞬息万变。我也终于看清了自己,一个绕着城市在游走的灵魂。我想我已经没有必要再去争取什么,既然已经清醒,那就该懂得放下。
  所以在火车驶离C的城市时,我友好的给C打电话。我说,老师,我刚离开你的城市。我放下了一些东西。C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然后说,也许我们的灵魂一直是共通的。
  这句话让我想起了B,他说我们是一对寂寞的灵魂。只是这灵魂曾经接近过城市的边缘。
夢中冰花 发表于 2005-6-23 15:02 | 显示全部楼层
夢中冰花
2005-6-23 15:02 看全部
貪婪會讓人失去一切!
上白云飘2 发表于 2005-7-28 10: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上白云飘2
2005-7-28 10:03 看全部
[em06][em05][em01][em02]
荼蘼未央 发表于 2005-7-30 20:22 | 显示全部楼层
荼蘼未央
2005-7-30 20:22 看全部
想象不了那种生活[em06]
venu月光可儿 发表于 2005-7-31 11:49 | 显示全部楼层
venu月光可儿
2005-7-31 11:49 看全部
永远无法触及那种生活

别人不那样去伤害我,我已经很庆幸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查看:435 | 回复:4

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APP

联系电话:400-888-888 地址:某某省某某市某某街道 邮箱:888888@qq.com ICP备案号: ( 赣ICP备13001315号-6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