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低工资制”应当引起严重关切

[复制链接]
密西西比 发表于 2005-11-8 09: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密西西比
2005-11-8 09:47 457 2 看全部
“低工资制”应当引起严重关切——李志宁 8 y2 a8 @6 R n1 l5 J: |. ^5 q ! B' R3 |: Q; W# [

(按:这篇文章写于2005.10.11.本是一刊物所约,要求写2600字。这位编辑特别嘱咐我,要“叙述平和”,因此,我写得比较小心。但后来,这位编辑又批评我写“多了许多司空见惯的空话”。这使我感到有点首鼠两端,两头为难。事情,总是有做得好的时候,也有做得差的时候,可能这一篇东西是有些差,我问编辑是否需要我再另写一篇?但是人家已经不理睬我了。反正,不管写得多么差吧,我想,敝帚自珍,还是把它放在这里好了。)

( t" X$ ^3 t. L4 n ' d1 P, f1 \$ \7 s全国被罩进“低工资制”的大网

5 G" l8 D- ?6 J: g / {/ a7 W n2 M5 R4 `3 h  经过许多年时光,国内的“贫富鸿沟”问题,终于引起了广泛关注。这个在改革初期、乃至改革中期,一直被经济学界不予置评的话题,已经像纸里包着的火,再也无法掩盖了。目前国家承认的基尼系数已经超过警戒线,达到0.45。另据公布,仅在城市中,至2005年7月,低保人数已达2200多万,若按目前户均规模3.44人估摸,国内城市中比较穷的人,能够超过7000万。在农村中,仅失去土地、无法耕作的人数,现在就大约有4000-6000万人。所以,事情已经到了不得不正视的地步。

2 t0 @* e6 ]7 X6 j7 g: n8 D* B- a" ]- N( M- \   但是,贫富问题现在是否已经被研究清楚了呢?并没有。不错,已经有些学者讲了几句要关心弱势群体、要关心“低收入者”的话,但是在我看来,至今经济学界在理论上没有击中中国“贫富问题”的关节,因为没有一个知名学者明确地指出:在中国,“高收入”高得无理,而同时“低收入”也低得无理!

! I1 P9 `9 z9 C+ z+ ?9 `& B0 z. h! a( Q1 m! Y$ b: l, F   我认为,问题不在于是否空洞地说一声要关心“低收入者”,也不在于是否修订“个税”起征点。这些皮毛之举,完全没有触及到问题的根部,即:我国“低收入者”如此低的收入,到底有没有道理?

- s0 x- s' Y- c. i , x% f- Q: K* R2 L& g/ M7 C- O   目前,中国的贫富之悬殊,超过了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可以说,已经走到世界的极端。这个情况,在某种意义上,是20多年来经济运行的结果,而这种运行又是经济政策的结果。所以我认为,如果中国经济学界没有根本性的改变,占主流地位的经济理论依旧维持着老面孔,尽管有了一点“关心”穷人的说词和姿态,但中国的贫富问题仍然不可能真正解决。

3 C/ c: c7 \8 Y- L 2 t) o; ^+ Y7 [: E, E  中国的贫富鸿沟,究竟是怎样出现的呢?我的看法是:全社会许多群体和阶层出现贫困问题,主要是由于实行了“低工资制”。

: O8 y, A" f5 s# G$ Z! }6 ^2 O7 E" X9 S$ c% _& t4 X' h0 D   “低工资制”是中国目前分配的主要格式,这个制度存在一天,贫困问题就无法解决。当然,看起来“低工资制”首先影响到城市居民,但由于目前已有1.2-1.4亿农民进城打工,因此“低工资制”对农民的打击是更大的。同时,在农村,乡镇企业的“工资部分”可能不进入“全国工资总额”的统计,但农村的乡镇企业和私营企业受到全国“低工资制度”浪潮的漫卷,对在企业就业的农民,实行的是更加低的“低工资制度”。

% W8 {# I" W8 a' C( C3 ` 1 d O2 j7 y1 A, I" d+ ]  “低工资制度”不仅出现在国有经济单位,而且出现在私人企业。

" c5 C! K2 V* r M1 E! v$ D) N. B  可以说,全国的劳动者,都被罩在一张“低工资制”的巨大的网里。

; n) s# T' ?! Z' \ * G: C8 [& a; N" V. y/ V4 F“低工资制”源于何时何处

2 x% {) B/ S! l, U; v ' y/ Z7 F, _. m  何谓“低工资制”?并不是只要工资低,就是低工资制。

3 }5 I; S& I1 S8 s % n5 o: ~- e6 R3 O  我们中国的低工资制,当有其独特的含义。所谓低工资,是始于建国后不久。以我估计,与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有很大关系。建国前,尽管那时工人的工资也是很低,但没有“低工资制”。因为那时,雇主方(无论是国家还是私企)并不负担被雇员工的“社会保障”,雇主们给员工发了工资以后,什么都不管了。建国以后,和平时期到来,1953年开始“大规模建设”,谁来建设?是“国家”,国家来筹集资金、投资建设。于是,大量的钱被集中到国家手中。

7 i, O1 f; P. l5 c ( G" t% [( v" P; ^1 T/ {  50年代前期,国家实行过几次工资调整,不是普遍涨工资,而是有些高的工资被降下来。大学生毕业生的工资,在50年代也调减了一级。普通工人的工资也比较低。但是,相比以前,国家为城市职工提供了“公费医疗”、低房租和低学费。那时,除了中小学生和没有工作的老年人,都能免费医疗。在北京,通常工人家庭每月房租只有1-3块钱。小学生的学费一学期2.5元,中学生5元。

( w+ j3 p+ ?/ b4 S$ l( n / N2 m/ j/ E; Z  在这种情况下,国家实行了“低工资”政策。

% V, w( v* `4 z1 [! m: s , {2 G& P5 Y* k  就是说,在解决了较低水平的“生存保障”之后,国家给职工发放低工资,而由国家来负担房屋、医疗和教育这三大民生问题,而且长时间保持食品和各种日用品的物价稳定,直到改革前,全国物价的变动是很小的。国家企图以此来保障人民的最低生活。

1 J5 ?" X0 D ? ) f! B$ o" I# ?) X   这就是“低工资制”的由来。

3 M/ r3 D& {2 M& L# { ) b% n( r M( M: K, t# v9 }  这种制度,当然不是完美制度,但在当时,有一定合理性。由于“低工资制”,国家节省了一道“手续费”。在西方国家,实行的不是“低工资制”,我们姑且称之为正常的工资制。雇员拿到了他应得的报酬,然后向国家交纳所得税,成为“纳税人”。个人所得税是西方国家收入的主要来源。而当时中国的“低工资制”,省了这么一道手续,但本质上,就相当于国家直接扣了人民的“所得税”。国家的主要收入,名义上,来源于企业上交利润。这对于保证国家用于建设的资金,保证国家计划的实现,有一定意义。

& F0 X o o4 X: G, P, O- A5 x9 w9 {0 c* Q% n* p2 q. G 当前的“低工资制”造成极高的剩余价值率

, M0 K3 ~ u& k" w% J. r 3 Q/ W( X: Z( G  3年前,我计算了自1978年以来“全国工资总额”与GDP的比例。我发现,工资总额在GDP中的比重实在太低了。尽管如此,还仍在不断下降。1978年以来,1980年最高,为17.1%,1998年最低,仅有11.7%。近些年来,始终在12%处徘徊,没有达到13%。

! b Z' i: ?4 y u- T 1 M8 y4 t/ f1 U5 m  我曾把我的计算结果对一位美国的经济系教授谈,他大吃一惊,简直不相信会有这么低。他回国后把他的计算结果告诉我,美国的该比例,能达到50%以上。而美国的GDP是中国的将近十倍啊。所以,美国实行的是“正常工资制”,而不是“低工资制”。

2 \, ?0 A+ T/ B. {9 j) }1 w, ~! m1 U F* v   不过,尽管中国的工资总额很低,但能不能叫“低工资制”呢?还需要证明。

& @" B6 t# G7 I5 n * D# U. }* G1 \; ]* k  有人从表面上看,说我们的工资已经从1978年以前的40来块钱,涨到了今天的1000块钱了。涨了25倍,这怎么还是低工资啊?是高工资么!我说,首先不能这么比。1000和40是不能做四则运算的,因为它们不是“可比价格”。凡可比价格,必须考虑物价上涨因素。如果我们没有“不变价格”可资计算,我又找到另一个办法,就是计算“工资总额”与GDP的比例。其结果,就是我上面算的。当然,奇怪的事情在中国总是有的,例如2001年全国工资总额是1.18万亿元,但当年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就达到了3.76万亿元。就假设全劳动农民的总收入还有1万亿元,也只达3.76万亿元的60%。这还不包括房屋和汽车的消费。

2 c8 l9 V# ~/ J( a% m; Z2 c + ?( D' X; Q. {# A: h9 x& ~   那么,改革前怎么样呢?

7 h0 Q$ I m1 M) `; _+ f' I& N4 ] 0 i' T; h! Z3 d6 h1 q  我使用的全是《中国统计年鉴》的资料,改革前没有GDP统计,只好用大致相当的“国民收入”来计算。改革前最正常的年景是1956-1957年、1963-1965年,那时“工资总额”的比重远超过今天,可能能超过5-10个百分点。

8 r, s" y: S+ y0 ]/ D2 |. o6 M 0 G" z1 p. E% k! \2 j, A8 C5 c   这未免使人大惑不解,文化大革命前,当时的“工资总额”是不包括房屋、医疗和教育费用的(按:也不包括取暖费)。对这几项收取的费用,完全是象征性的。如果这几项费用国家不再负担了,也就是说,要从“低工资制”转化为“正常工资制”了,那么,“工资总额”的比例应当大大提高。

n9 v4 A) o2 U0 X: X 6 R+ a: N# |4 C  结果,改革以来,它不升反降,而且大大下降了。

5 O+ J* w( c& {0 b: \; ` 4 o( F1 c2 M P“低工资制”转化为“正常工资制”的途径

. h. t8 e; K6 x6 H # T. o6 W9 Y' U; @7 e; p' L+ G   当前的“低工资制”,可以说,造成了空前的高剩余价值率。因此,它极端地挤压了社会“总需求”,使中国经济总是处于“经济危机”的边缘。

" o5 z2 I2 d' K* E; q0 `$ i( C n% N0 m2 ~0 B) y! x$ t  经济学家们当然不承认这种危机,但不能因为专家权威说了,就断定它没有。

2 N) ^: r0 A0 h- k; W0 P ; _" x* O% r- a- r+ h8 S& p  因此,我认为,尽快将“低工资制”转化为“正常工资制”,对于中国经济就成了一项很迫切的“任务”。当然,在实际上,要完成这种转化,是非常非常困难的。对于工资总额的比例,人们已经习惯了。每年增长个百分之几,大致上和GDP的增长相呼应。由于前几年医改、房改、教改一股脑压下来,由国家负担改为人民自己负担,担子越来越重,贫穷的人民苦不堪言。所以,至今仍然维持改革前的“低工资制”,不仅没有道理,而且对于人民会越来越严酷。

+ o) L4 B; h8 R8 N6 z* S 8 W" X* x u0 m6 P   主要的困难是,在国家推行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之后,“低工资制”虽然无理、但缺乏改变的途径。如果要改变,就必须承认并保障“工人集体争议工资”的权利。既然美国工人阶级有这个权利,全世界的工人阶级、包括中国工人阶级也应当有这个权利(我这里说的工人,当然包括全体脑体劳动的雇员)。但是工人“集体争议工资”,必须有工人自己合法的组织。这种组织目前很难被承认,理由是它对“稳定”不利。于是国家进入了两难选择。实质仍然是:富人、穷人,必须选择一头,也就是说,必须有一头做出让步。中国的事实是,穷人已经太穷了,已经无法再“让”出什么了。

萍乡小凡 发表于 2005-11-8 16:54 | 显示全部楼层
萍乡小凡
2005-11-8 16:54 看全部

正解

ak47ka74 发表于 2005-11-8 18:07 | 显示全部楼层
ak47ka74
2005-11-8 18:07 看全部
只是萍乡工资没跟上,外地这几年变化挺大的!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查看:457 | 回复:2

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APP

联系电话:400-888-888 地址:某某省某某市某某街道 邮箱:888888@qq.com ICP备案号: ( 赣ICP备13001315号-6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