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好鳌洲书院,承启昭萍文脉

市政协委员  敖桂明

办好鳌洲书院,承启昭萍文脉

中国古代教育,地方设学始于唐代,立孔庙为学宫。萍乡立学宫属全国较早的地区之一,据史料记载:“萍学之建,在唐高祖时也。”萍乡立孔庙为学宫在唐代武德年间,而兴书院始于宋代,为读书、讲学之场所。当时县城东南有濂溪书院,东郊有东轩书院,西路有南轩书院,明代县城又建昌文书院、鳌洲书院,清代县城又建焕文书院、南台书院,芦溪建凌云书院,上栗建栗江书院,由此可见,萍乡古代重教之隆,办学之盛,学风之兴。

萍乡古代书院以鳌洲书院最为著名,坐落在城南金鳌洲上。萍水发源于杨岐,东旋四十里,经县蜿蜒而西,洲盘踞,扼其流。《昭萍志略》所载乾隆年间段贵所作《鳌洲书院记》有经典描述:“萍乡城南萍实桥下里许,有洲长二里,广可十余丈,如鱼昂首波浪中,旧名金鱼,以其形修且若鳌然,又曰金鳌。”附近有古香溪桥,民谣曾云“金鳌洲撑香溪桥,玉带不离朝”。

鳌洲书院最早由明代万历年间萍乡知县陆世勣所建“占鳌阁”而起,清代康 熙年间萍乡知县贺邦桢重修。乾隆二十一年知县沈廷标重建,堂舍命名为“敬业”“乐群”,讲堂内奉祀程颢、程颐、朱熹、张栻以及朱熹门生、萍乡人胡安之,合为“五贤”。乾隆四十七年知县胥绳武重建,改堂舍名为“观水”、“冠山”,题匾“学钓鳌手”,题联“以诗书作线,将笔墨为钩”,并在五贤的基础上增祀周敦颐,定名为“六贤祠”。道光元年知县甘恪任重修,道光三年知县黄浚将六贤增祀朱熹门生、萍乡人钟唐杰,改称“七贤祠”。从以上鳌洲书院简史可知,该书院屡毁屡建,因其不独洲上风景独特,更因书院提振文气,才人辈出,历代诗人及士子均有咏叹之作。

鳌洲书院被毁久矣!幸而在2015年初春这座承载着萍乡千年文脉、古城基因的书院,终于又再次被执政萍乡的主官所发现和重视,重建鳌洲书院正式被提上议事日程。七月,有时任市委常委吴运波、十三部门和单位参加的鳌洲书院恢复重建项目推进会议召开。会后形成的纪要说:“恢复鳌洲书院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好事,有利于保护和传承萍乡历史文化风貌。……规划设计要理清鳌洲书院的历史脉络,挖掘文化内涵,对‘七贤祠’、‘冠山阁’、‘香溪桥’等历史遗迹进行充分论证,将人脉、文脉、山脉、水脉融为一体。……要以历史记载的乾隆四七年鳌洲书院鼎盛时期的风貌进行规划设计,既要采用仿古建筑风格建设,又要做好与现代结合文章。……要恢复文昌宫建设,将水生态文明展示馆等与鳌洲书院有机结合,以便鳌洲书院成为萍城亮丽的风景。”

鳌洲公园项目是在萍乡市城区小西门萍水河上的金鳌洲上,根据市发改委立项文件、市规划局规划许可的批复,工程占地面积约2.8公顷,主要分为两期建设。一期规划用地面积约12000㎡,主要由鳌洲书院一座、公园主入口广场一个、香溪桥一座等组成。项目建筑采用明清建筑样式,基本按照乾隆四十七年鳌洲书院鼎盛时期规模复原。二期位于鳌洲岛东段,工程占地面积16000㎡,建设内容为文昌宫、六堂、兴贤堂及文化广场,耕读堂、聪明泉井以及其它文化附属设施。项目总投资约2.5亿元(其中一期4200万元,二期2.1亿元,含拆迁费用1.5亿元)。

历经三年时间的建设,以鳌洲书院为主体的鳌洲公园项目已经基本完成,主体建筑和附属建设全部完工,目前正在加快进度进行室内布展工作。

鳌洲书院历史悠久,耗资甚巨,如何推陈出新管理好这个公园这所书院?这是摆在我市有关部门和领导面前的一道难题,因为与本省的滕王阁、白鹿洞书院、鹅湖书院以及邻省的岳麓书院比起来,我们声名不彰,底蕴不深。为此,经过实地勘察,调研走访,集思广益,我们谨提出如下建言:

一、确立市园林局为正式主管单位。因鳌洲书院之文化因素,我市其他有关文化部门曾欲招揽。但因鳌洲公园的园林属性,兼且建设过程中一直由园林局牵头,其间倾注了大量心血和人力,故仍以园林局主管为宜。

二、成立鳌洲书院管理委员会。编办应独立给鳌洲书院(含文昌宫)设编,成立相应机构。目前的管理只是园林局代管,连打扫卫生也是由园林局派人维护,既无编制,也无经费,继续拖下去必不可持续。为着对外联系之便,管理委员会主任应由市园林局的上级单位城管局局长兼任,甚或由主管文化工作的副市长兼任。

三、设置鳌洲书院学术委员会。古时书院运行是有着完整的规制和健全的功能的,否则既不足以长期维系,又不足以起到教化和传承的作用。学术委员会应该遴选本城在社会科学和文化艺术方面卓著声望的学者专家,以及公关能力强的社会活动家担任。譬如在书院布展期间,市园林局所聘请的四位顾问李远实、陈菲(《古诗里的萍乡》著者)、张学龙(长篇散文《星出金鳌洲》著者)和萍乡学院历史地理学博士凌焰就很是合适。

四、创立“鳌洲书院•金鳌论坛”,推动学术交流。可仿效岳麓书院讲坛• “千年论坛”模式,创立萍乡鳌洲书院“金鳌论坛”,每月或每季甚至每半年延请省内外、国内外各行业顶尖精英人物登坛讲学。

五、礼聘李远实先生为鳌洲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亦即鳌洲书院“院长”或“山长”)。古时书院有山长制,相当于大学或中学的校长。山长是书院的主讲者兼管理者,其人选必须具有很高的学识和高尚的品德,既可由本邑绅士轮充,又可外聘名师。今时的学术委员会,其领衔者必须深具人望,学养深厚。原市政协副主席、巡视员李远实先生,从政官至正厅;从医则主任中医师,职称教授;从艺则曾在央视春晚表演,书法得名“神州双管李”;从文则深掘地方文化,连续著书《萍乡方言对联集》《萍乡方言解读集》《萍乡方言品评集》三种,又在萍乡电视台开辟《品萍乡》专题栏目, 主讲“中国传统文化与萍乡方言”  33讲广获好评(待结集出版),堪为人文学者;近年来又兼任萍乡市国际国内公共关系协会的会长,不遗余力从事着对萍乡的公关和推广工作。我们认为,以李远实先生这样横跨政界、学界和医界的多栖文化名人,延聘他出任鳌洲书院的终身学术委员会主任,实为不二人选,也正宜促动萍乡与其他历史文化名胜的学术交流。 书院既成,何以引领?李小豹书记曾经明确指出:从文化层面上来说,鳌洲书院和金鳌洲是萍乡文化的一个集中展示点,能与之媲美的只有孔庙、凤凰池、老县衙,所以该项目是萍乡历史文化展现的关键所在,要从这个高度去认识,去设计好。要经得起历史考验,要展现比较纯粹的文化,读书人的文化,要成为萍乡读书人形象展示的地方,引领大家去读书,读好书,引领大家在文化方面、学术方面的发展、进步和繁荣。书院本是文化地标,是讲学及思想交流的圣地。传统书院的根本精神就是教育学生“为人之道”和“为学之方”。重修鳌洲书院是萍乡人秉承古风,重续文脉的夙愿。新时代,相信鳌洲书院必将以崭新面貌引领萍乡人重传统,强风骨,读书悟道,怡情养性,传承昭萍文风,光大昭萍文脉,弘扬儒家精神,彰显盛世风范!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敖桂明,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337000.com/archives/150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