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家住萍乡首页
  2. 上栗花炮专栏

马俊强:话说花炮禁燃一刀切

作者:马俊强

马俊强:话说花炮禁燃一刀切

在上栗,陪伴我们这代农村娃成长的除了放牛羊、拔猪草,还有插引、扯爆竹筒子。每天放学后,只有把这四件事完成,才能跳房子、打“枪战”,或者蹲在老大不小的前辈后看他们玩最奇妙的盒子—俄罗斯方块,电视机几十户的屋场也就一台14村黑白的,使用时需要在屋檐下竖起一根长长的天线,飘来的若隐若现信号还会因为气候和风向而半死不活,关键可恼的是一个星期停八天的电。所以四件事做完后快乐就只能寄情于山水和小伙伴了。
记得妈妈对我说,孩子啊!插好一盘引,咱们就可以挣得1.5角钱,就可以早点换掉你那双四季鞋(破洞的黄跑鞋,一年不换的那种),于是我特别来劲,赶紧在昏暗下瞪大眼手忙脚乱起来。说实话,我太厌恶这双四季鞋了,大冬天的,一下雨,象征性的撑着一把千年破伞,一路躲躲闪闪跑到不近的茅店小学开始一天的读书,不下雨上课时跺跺脚能挺过去,可没穿袜子的脚放在两个大窟窿的湿鞋中,一天也就只有头脑清醒了,脖子以下没啥知觉了。所以妈妈的一句换鞋,我就有了赴汤蹈火的热情。
上栗有“家家猪屎臭,户户爆竹香”的说法,养猪是为了年尾蓄点荤过年,每逢佳节过年,菩萨过生日,每家每户都会支起爆竹燃放,那时最开心的就是爆竹声一灭,小伙伴们便屁颠屁颠冲过去寻找未爆炸收集起来,接下来收获的爆竹可以带来一系列属于我们的最无约束的快乐。

马俊强:话说花炮禁燃一刀切

那时的爆竹厂啊,是当时的上栗娃无限精神和物质的依靠。
如今,上栗有52万人口,20余万人10多万家庭的生计和爆竹产业息息相关。近几年每年生产总值百亿以上,是上栗县最主要的龙头纳税产业。如在2014年,上栗县花炮行业生产总值便突破百亿元。在全国花炮行业中产销总量仅次于湖南浏阳,位居第二,为国家工商税收6.2亿元,成为全县经济发展的支柱与解决劳动就业的稳压器。
一纸“一刀切”式全面禁燃,让我不禁陷入了沉思。再也听不到响彻云霄的“地老鼠”了;再也看不到五彩斑斓的缤纷之夜了;再也闻不到淡雅的带着些许清香味了。大巴上听着俊秀的上栗大妹子说,她家祖祖辈辈都是做烟花爆竹,她家邻居也是,从事这个行业,让她感觉到很踏实、很幸福……我注意到她的眼镜下闪烁着光,也许她会解释说是进了沙子。
虽然,现在我不需要依靠烟花爆竹这一产业维持生计。但作为一名国民,我觉得确乎有责任有义务说一点想到的。
1-对于任何政策,应该是经过多方调查,深思熟虑而决定,相信下个月的听证会,能综合多方建议建立健全机制。
2-1400年的上栗烟花爆竹历史沉淀,但愿这一红不要那么轻描淡写就被抹去。
3-加强产业科技水平,打造弱污染甚至零污染的电子爆竹。
4-加强宣传,加强行业沟通,加强全民对爆竹的认同,比如今年初八,县城区齐放烟花爆竹,防疫驱瘟,皆大欢腾!
5-世间美好,均需代价,些许污染,却要禁止,衍生伤害,谁来敷伤。望诸君三思、再衡利弊。
6-假如这次被盲目一刀切了,就会有英美法律效应了(执法前提就是有没有前面的案例),那是不是烟也要切掉呢?酒也需要呢?对了,还有路上走的所有车,没车人撞人事故也不大啊!还有吃的喝的,不吃不喝就不会噎着呛着啊。
7-任何事情,都是量变到质变的过程,操之过急,必伤及无辜的同时更伤自己。我们都是在全身心为咱们国家做建设,都是全身心为咱们国家兴衰建言献策。不应该生硬处理人为定的政策。
8-拓展“红”,红色文化,红色拓展活动,红色旅游,将依托这一“红”,打造周边系列红的产品。比如学生的研学旅行,可以像仙凤三宝,把做爆竹的18个流程让孩子参与,设计出系列的拓展活动项目,不仅让青少年从小便知烟花爆竹的发光发生制作流程的原理,更能培养孩子的认同感。
9-必须先刮骨疗伤,先从行业内部找原因,正视问题(恶性竞争、相互挤压、各自为战、成品杂乱等行业乱象都是实实在在存在的),这些是不符合当前市场形势下,各行各业发展要求的。不建议只抓住“千年传统文化产业”、“上栗百姓支持产业”这几个点去说事。应该换一个角度看问题,例如:如何推进产业转型升级(当前萍乡是产业转型升级城市)?如何规范行业自律?如何报团取暖?如何提升产品品质,更能符合当下群众的消费需求?如何研发更加科学、安全、可靠的生产工艺流程?就是做好“老树生新枝”的文章。
10-多提出对行政部门的可行性建议,而少做无用的类比(拿烟花比汽车尾气污染等等)。主管部门需要转变职能,需要改革,需要更多的担当,为什么上栗在几大主产区的地位、份额在慢慢下降,除了行业自身的问题,主管部门不应该反思吗?花炮商会这么多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这么多年还真没看见过几条有针对性、有可行性的意见建议。这些人都是多年跟行业主管部门打交道的行家,知道应该怎样降低企业运行成本,提升行政效率。为了行业发展,这些人不应该害怕,应该站出来说点实话。
11-必须认清事实,认清大势。在国家改革转型的大势下,淘汰落后小散产能,上栗不可能可以“独善其身”。要做的就是如何是适应、去积极响应落实国家的大政方针。首先深入细致研究国家在这一行业的有关政策,自己先弄透弄懂才可以说得清楚道理、才可能打动别人、才可以有理有据。试问现在熟透国家政策的人有多少?估计太多都是一知半解。再次还是发挥好商会作用,认清大势、找准行业定位,要请有水平、有能力、有专业素养的人参与到相关调研和报告的撰写中来,永远要相信“组织”的力量是无穷的。
我也看到过很多很好的文章,关键还是在收集、整合好这些好的观点、建议。而不是一味转发,之后就没了下文。
12-为何咱们萍乡要走全国第一个“一刀切”式政策呢,萍乡的上栗可是全国的“小南京”啊!是全国的“花炮之乡”啊!是爆竹祖师李畋的故乡啊!他为我国在国际烟花节上获得第二名的佳绩啊!他身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长袍,伫立栗江边,回首1000多年的风雨兼程,潸然落泪。他在想,我有多大的错啊,为何要对我行斩立决呢?1000多年来数千万喝着栗水萍水吃着烟花爆竹饭的人们啊!如果你们都执意让我走,那请让我尊严的走。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家住萍乡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337000.com/archives/133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列表(1条)

  • 秋湫
    秋湫 2020-03-30 14:17

    上栗乃古讲烟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