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联会:凝聚新力量,共谋新发展

市政协委员 敖桂明

新联会:凝聚新力量,共谋新发展

《共产党宣言》的引言部分开篇即写道:“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大陆游荡。”证之于当代中国社会,如果把这句宣言套用在新的社会阶层人士身上,恐怕也并无不当:

“一个幽灵,新的社会阶层人士的幽灵,在中国游荡。”

何谓“新的社会阶层人士”?什么是“新联会”?

按照中央的权威解释,所谓“新的社会阶层人士”,特指改革开放以来新出现的四种人,主要包括四大群体,他们分别是:私营企业和外资企业的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指受聘于私企和外企,掌握企业核心技术和经营管理的专门知识者);社会组织从业人员(包括律师、会计师、评估师、税务师、专利代理人等提供知识性产品服务的社会专业人士,以及社会团体、基金会、民办非企业单位从业者);自由职业人员(指不供职于任何经济组织、事业单位或政府部门,在国家法律、法规、政策允许的范围内凭借自己的知识、技能与专长为社会提供某种服务并获取报酬者,比如网络作家和自由撰稿人);新媒体从业人员(指以新媒体为平台或对象,从事或代表特定机构从事投融资、技术研发、内容生产发布以及经营管理活动者)。

“新的社会阶层人士”这一概念,系由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同志于2013年亲自提出,“新的社会阶层人士是统一战线工作新的着力点,要最大限度地把他们团结在党的周围,充分发挥他们的作用,不断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凝聚新力量。”关于新的社会阶层人士的总人数,国家统计部门和其他部门均没有确切统计数据,据有关部门推算和我们的间接计算,新的社会阶层人士包括管理技术人员和所有的从业人员,人数大概1.5亿人,在全国大约占比百分之十。必须说明的是,新的社会阶层人士主要是非体制内人员且政治面貌优先为八个民主党派成员或无党派人士,个别情况下,发展和吸收中共党员。他们作为改革开放特别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产物,呈现快速增加的态势,在我国经济社会中的作用越来越突出。伴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新社会阶层也从无到有,崭露头角,而且必将从有到强,势不可当。这一中国基本经济制度、经济体制和产业结构变化的结果,正深刻改变着中国的社会结构。

党中央十分重视对新的社会阶层人士的统战工作。中央明确了“充分尊重、广泛联系、加强团结、热情帮助、积极引导”的20字工作方针,还提出了“以社团为纽带、以社区为依托、以网络为媒介、以活动为抓手”的工作方法。中央、省、市级统战部门均成立了专抓专管新的社会阶层人士的机构,中央统战部设有第八局,省委统战部设有第八处,市级统战部暂由其中一个科室兼管。

新的社会阶层人士是一个个零散的个体,需要通过一个组织来将他们团结起来,这个协会组织就是大家还陌生的“新的社会阶层人士联谊会”,简称为“新联会”。新联会一律直接由当地党委统战部领导,并指定由统战部门的主管科室领导兼任新联会的秘书长。

我们萍乡也不例外。在中共萍乡市委统战部的坚强领导和省新联会的关心帮助下,萍乡市新联会于2017年6月成立,创始会员68名。由市委统战部三科科长兼任秘书长,推选金坪烟花有限公司董事长秦斌武为会长,侯小斌(希尔康泰药业)、吴昆(联达冶金)、张凯(凯天动漫)、李倩(博韬律师事务所)、李剑科(城事网)等为副会长,敖桂明(大唐幼教机构)和胡迪(萍乡市南昌商会)二人为副秘书长,并在2018年底前实现了安源、湘东、芦溪、上栗、莲花等县区新联会组织的全覆盖。

新联会是一个全新的组织,新的社会阶层人士也是一个亟需团结、教育、引领的群体,他们在社会舞台上的登台亮相,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都还有大力提升和成长的空间,当下所存在的问题和乱象也不必讳言:

  • 有组织无纪律,有道德无信仰。长期以来的自由散漫养成了他们的这一特性,并表现在以下方面(包括但并不限于):无法治观念,无组织观念,不爱学习,江湖化等等。
  • 利字当头,重利轻义。由于新的社会阶层人士多数长期身处经济前沿,他们往往缺乏社会责任感和自律意识,以利润最大化为追逐目标,有时甚至是游走在法律的边缘。
  • 社会主流以及体制的歧视和压制。主流意识形态常常戴有色眼镜看待新的社会阶层人士,对他们持不信任态度,有时甚至对他们进行打击报复。新的社会阶层人士却往往不但不甘于边缘化,反而对社会事务有强烈的参与愿望,为此形成一种或隐或显的对峙。最典型的例证便是公检法部门对律师取证调档的不予配合和无理拒绝。

为此,我们经考察国内其他省市的政治生态和管理经验,结合我市实际,特提出以下建议:

  • 各级政协应设立新社会阶层界别。从长期看来,新联会必将成为继八大民主党派和工商联、知联会之外的独立的社团组织,很有必要独立设置这一界别,而且外省市如四川已经开始这样操作。设立此一新社会阶层界别后,也更便于对新联会中的自由职业人员等进行政治安排。
  • 组织部门应关注解决新联会中的私企和外企高管的住房和子女就学等实际困难。一座城市的可持续发展关键在于人才,而私企和外企集合了不少新的社会阶层人士,这些高管自身所在的企业无法解决他们自身的住房和子女就学的难题,需要组织部门出面协调,让他们住进人才公寓,并和教育部门通气,解决其外地随迁子女就读高品质学校这一老问题。
  • 宣传部门应关注解决新联会中的新媒体从业人员的利益诉求和组织归宿问题。在当下“人人都是自媒体”的时代,新媒体不仅数量众多,层出不穷,而且其诉求表达角度新、时效快、力度大,往往防不胜防。就我市而言,正面的如赖俊斌的《微爱萍乡》,原创文章接地气,有新意,同时又在政府有关部门的支持下成立了矛盾联调工作室,社会效果极好。负面的如老煤校的拆迁,一有风吹草动,众多新媒体便蜂拥而至,致使政府有关部门裹足不前。建议在市委统战部和市委网信办的指导下,在新联会的框架内另行成立网联分会,团结全体新媒体从业人员。
  • 政法部门应关注解决新联会中的律师取证难的问题。本着依法治国的理念,各级政法部门应当严格遵循《律师法》,对律师合法取证大开方便之门,依法配合,不得设置任何障碍,对阻碍者,市政法委应有投诉机制。

新联会是在党的领导下,具有统战性、民间性、专业性的社团组织。市新联会致力于打造成为政治上坚定、组织上巩固、制度上健全、充满活力的参政议政的统战新队伍。中共萍乡市委非常重视此项工作,前所未有地建立了市委领导联系制度,新联会从会长、副会长到副秘书长和个别常务理事都与市委领导逐一对接了列名交友对象。相信在中共萍乡市委统战部的大力支持下,萍乡市新联会必将再接再厉,主动担当,为萍乡市的经济社会发展和五年新跨越做出特殊的、更大的贡献。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敖桂明,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337000.com/archives/152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