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三月“烟花闹” ——上栗花炮文化采风

作者:秋湫

  3月17日傍晚,有公号发出市公安局起草的关于“禁燃”《条例》征求意见稿,3月18日《萍乡日报》全文刊出并向全市人民征求意见。4月8日将在博韬律师事务所举行听证会,然后拟提交市人大常委会立法。消息甫出,物议沸腾,激起强烈反响!政协委员敖桂明殚精竭虑,快马加鞭写出6000字长文《我为什么反对“一刀切”式禁燃》,为更全面地反映意见,倾听老百姓的心声,石榴群群主敖桂明拟组织一次大型的民间参访活动,消息在群内一发,群友们雀跃,大家忙着接龙参加活动,那叫一个闹热。消息一发出,不到半小时,预订的30人名额就已报满了。
  3月28日天气不雨不晴,绝对是出游的好时机。上午八点半,石榴群群员40多人在华美立家广场门口汇合,上栗花炮总商会对此次活动非常重视,45座的豪华大巴,国旅老总国叔亲自给大家测体温,并全程“押车导航”。
  今天的第一站专营出口花炮的上栗金坪烟花公司。董事长秦斌武先生在厂区欢迎各位朋友,车未停稳,烟花爆竹响成一片,这让我们久未听到爆竹响的几位群友那叫一个激动!跟随着秦总参观他的花炮厂,说实话,我是第一次近距离走进花炮厂区和生产车间及花炮仓库!我真没想到一个花炮厂区会这么美,厂区的绿色植物非常多,感觉你不是在一个花炮生产厂而是在公园里,那清新的空气中渗着点刚刚燃放烟花的淡淡“硝味”,我深深吸了一口,真的比近来闻的“84”消毒液的气味好很多我真的忍不住再吸一口,回忆起多年前的“年味儿”!这种味道是我们很多人熟悉的味道……
  平时不擅言辞的秦总,说起他的花炮,我看见他眼睛放光,谈吐自如!他讲的一句话也深深打动我:“新花炮人不但要做传承,还要做创新。现在的花炮应该把他做成一件艺术品!”怪不得他的公司汇集最多的是新产品研发人员!现代的花炮产品己可将电脑技术注入,我觉得这一块将是一个很具价值的研发领域!衷心祝愿秦总可以把我们上栗的烟花带向全世界更多更多的地方!
  此行的第二站,爆竹老爷李畋的故居一—麻石镇!麻石镇我来过多次,这里有1300多年的历史,两省共一街的麻石街、李畋故居、萍浏醴起义旧址都在这小镇上。李畋故居已修缮完工,对面戏台还是原样,当地老百姓还是热情依旧,你只要和稍大年纪的人说聊上几句,他们一定是非常仔细给您介绍。其实小街的深处有个非常原始的铁匠铺,每次经过,那铁匠铺老匠人总是会让你进去抡上几锤……这条古老的街道,因为他的特殊地理位置,两旁的旧屋都成了文物!是呀,这也是历史的传承……
  下午来到李畋公园,爬上160个台阶,俯瞰着这个美丽的小县城!我想任何参与到今天活动的人都在心里期望这座小县城永远美好的前程……
  在上栗花炮商会会长卢鑫的邀请下,我们来到了上栗福乐花炮厂严华泉的公司对今天的采风活动作了一个小结。今天的群友们来自社会不同的岗位和职业,今天的活动也让所有人更深入了解上栗花炮产业!大家分析得很客观很到位,各抒己见!上栗花炮不止是一个产业,更是一种文化!一种情结!一种传承!
  烟花又称花炮、烟火、焰火、炮仗。中国劳动人民较早发明常用于盛大的典礼或表演中,而现代全中国以及到全世界唯一能在同天同活动里只有放烟花的活动,能作为跨年(除夕夜)的活动。在很多盛大的场合,貌似只有“放烟花”才能让活动“高端、大气、上档次”!
  近距离了解新时代花炮人,我感触良多:从生产花炮的技术层面讲,现代做烟花的过程中改进了很多,加入了一些发光剂和发色剂,能够使烟花放出五彩缤纷的颜色。发光剂是金属镁或金属铝的粉末,当这些金属燃烧时会发出白炽的强光发设计,其实只不过是一些金属化合物,金属化合物含有金属离子,当这些金属离子与氧分子发生剧烈反应时,会看到化合物燃烧发出独特的火焰颜色,为了保护环境,很多烟花爆竹配方中不会用含有重金属和硫元素的物质,从而减少了二氧化硫和其他硫化物的生成,其次是减少了金属粉的用量,基本使用有机物作为可燃物,从而减少金属粉燃烧后产生的可吸入颗粒物。三是通过改变氧化剂和可燃物的量来改变系统的氧平衡和燃烧温度控制燃烧反应。从文化方面讲:我认为中国的传统产业应该是一种传统的文化!对文化的传承这应该是每一个人的责任和担当!从情感方面讲:当我在车间里看见那一双双勤奋的手,我其实看见的是那双手背后支撑起的一个个家庭!当我听到几位上栗花炮人讲他们的创业史时,我其实看到的也是这群普通人对他们祖业的情感与对一份事业的情怀!当我看到那满天耀眼的烟花时,我想到的往往是那最美最浪漫的时刻……
  唐杜甫《清明》诗之二中曾写过:“秦城楼阁烟花里,汉主山河锦绣中。”唯愿萍乡这方小城永远被人温柔以待……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家住萍乡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337000.com/archives/135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